刺破他人輪胎該當刑法「毀損罪」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簡易判決     98年度簡字第4808號
聲 請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甲○○
上列被告因毀棄損壞案件,經檢察官聲請逕以簡易判決處刑(98
年度偵字第27115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甲○○損壞他人之機車前輪胎、電池,足以生損害於他人,處拘
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即NT20000.-加上留下毀損罪前科

事實及理由
一、本件犯罪事實、證據及應適用之法條,均引用檢察官聲請簡
易判決處刑書(如附件)之記載。
二、爰審酌被告甲○○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行之宣告,有臺灣高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 紙在卷可按,其素行尚佳,然被告因
與告訴人乙○○之細故糾紛,不思以和平理性方式溝通解決
,竟毀損他人器物,造成告訴人之損害,再參酌其智識程度
、生活狀況、對於告訴人所生損害之程度及尚未與告訴人達
成和解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
之折算標準,以資懲儆。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簡易判決     99年度簡字第1353號
聲 請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乙○○
上列被告因毀損案件,經檢察官聲請以簡易判決處刑(99年度偵
字第6033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乙○○損壞他人之輪胎足以生損害於他人,處拘役拾日,如易科
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緩刑貳年,並於本判決確定後
壹個月內支付被害人甲○○新台幣參萬元。

***即NT30000.-但不因此留下前科

事實及理由
一、本件犯罪事實、證據及適用法條,均引用檢察官聲請簡易判
決處刑書之記載(如附件)。
二、爰審酌被告僅因停車細故,即任意損壞他人物品,惟事後已
坦承犯行,再參以被告犯罪手段、犯罪動機及損壞物品之價
值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
算標準。又被告前未曾因故意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
期前科紀錄在卷可稽,因一時失慮,偶罹刑典,事後已坦承
犯行,深具悔意,被告如能於本判決確定後一個月內,向被
害人給付新台幣3萬元之損害金,可認經此刑之宣告後,應
知警惕而無再犯之虞,本院因認暫不執行其刑為當,予以宣
告緩刑2年,用啟自新。惟被告如不依本判決支付,前揭緩
刑之宣告得依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規定予以撤銷,上
揭應支付之金額,並得為民事強制執行名義,附此敘明。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7年度易字第3571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乙○○
上列被告因毀損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97年度偵字第22018
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乙○○犯毀損他人物品罪,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
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即NT20000.-加上留下毀損罪前科

事 實
一、乙○○與甲○○為鄰居關係,因不滿甲○○長期使用巷內車
位,竟於民國97年9 月13日凌晨2 時45分許,在臺北市○○
區○○路317 巷口附近,基於損害之犯意,持金屬尖鑽(未
扣案)接續刺破甲○○停放在該處之車牌號碼7701─QX號自
用小客車之右前輪胎及右後輪胎共計2 個,致使輪胎破損而
不堪使用,足以生損害於甲○○。
嗣甲○○經由檢視其自行
設置於該巷口之監視錄影光碟比對後,始知上情。
二、案經甲○○訴由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萬華分局報告臺灣臺北地
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訴。
理 由
壹、證據能力之認定:
一、本院認定事實所引用之下列卷證資料,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
違背法定程序所取得,且公訴人與被告迄於本院審判期日,
對於本院提示之卷證,就證據能力均未爭執,迄至言詞辯論
終結前亦未聲明異議,又卷內之文書證據,經核亦無刑事訴
訟法第159 條之4 之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與不得作為證據之情
形,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
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是
依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至第159 條之5 之規定,本院認定事
實引用之證據,均有證據能力。
二、至於被告於本院最後一次審理期日所提出之照片9 張(本院
卷(二)第19至21頁),並供稱:是在本案告訴人提起告訴後所
拍攝之住家附近照片等語。經公訴人當庭異議稱:案發後之
照片與本件犯罪事實無關等語(本院卷(二)第17頁反面)。本
院審酌上開照片並無標示拍照日期,拍照內容與本件毀損案
件之犯罪事實無直接關聯性,且就被告與告訴人住家附近之
情況,業經本院函詢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萬華分局至該處查明
,並有該分局之回函及所附照片6 張附卷為證(本院卷(二)第
7 至9 頁)。故本院排除被告所提出之照片9 張為本案認定
犯罪事實之證據,亦併敘明。
貳、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
一、訊據被告乙○○固坦承知道車牌號碼7701─QX號自用小客車
車主即告訴人甲○○住在自宅巷口旁大樓,知道有裝監視器
,惟始口否認有以金屬尖鑽刺破告訴人之汽車之右前、後輪
胎犯行,辯稱:告訴人監視器畫面翻拍的照片中97年9 月12
日拍到的照片中之人是我沒錯,但97年9 月13日案發當天拍
到的照片中,持雨傘行經該處之人並不是我,也不知道是誰
。我們住家附近有一些卡拉OK店,有時候會有一些人進來我
們巷子小解就走了,鄰居的人也有可能穿這樣短褲出來。案
發當日是颱風日,我沒有出去,也打不到監視器,我是作成
衣,沒有改衣服,只是裁剪跟燙衣服,並沒有破壞告訴人的
車輪云云。
二、經查:
(一)告訴人甲○○所有之車牌號碼7701─QX號自用小客車之右前
、後輪胎共2 個確實有於上揭時、地遭人刺破,使告訴人因
而修理輪胎花費新臺幣(下同)9000元等情,業據證人即告
訴人於本院審理時具結證述在卷(見本院卷(一)第19 至20 頁
),復有車籍查詢─資本資料詳細畫面、臺北市政府警察局
萬華分局東園街派出所受理各類案件紀錄表、受理刑事案件
報案三聯單各一紙、告訴人之監視器翻拍照片10幀存卷可稽
(偵查卷第13至20頁、本院卷(二)第21之1 頁),故告訴人所
有之上開輪胎2 個業已遭毀損致令不堪使用之事實,堪已認
定。
(二)被告雖否認有損壞告訴人上揭車輛之右前、後輪胎之事。惟
查卷附之上揭告訴人翻拍之監視器畫面編號1 、2 之照片(
偵查卷第13頁),畫面顯示時間為97年9 月12日凌晨1 時零
分50秒及51秒許,以及監視器畫面編號5 、6 之照片(偵查
卷第15頁),畫面顯示時間為97年9 月12日凌晨1 時零分56
秒及57秒許等4 張照片中,畫面僅出現同一名短髮、身著白
色短汗衫、白色短褲、腳穿拖鞋之男子,經被告詳閱供稱確
係被告本人無訛(本院卷(二)第17頁),並業已在偵查卷第13
頁上簽名確認。而上開翻拍照片中之被告右手確實有持反光
之長條型金屬物品,亦堪認定。
(三)告訴人在警詢時及偵查中指訴:97年9 月12日凌晨一點左右
,被告右手持長條反光物品就是他們作成衣拆線頭所使用之
金屬尖鑽,97年9 月13日2 時54分許,被告由臺北市○○路
317 巷內往外走出,持雨傘行經監視畫面後,以雨傘將監視
器鏡頭角度打走,監視器有錄到被告持雨傘敲打監視器的影
子,隔天我發現監視器被破壞,我車右側前後輪側邊都被刺
破,我,我是利用監視系統慢動作畫面仔細比對,肯定12日
與13日錄影畫面中之男子是同一人,非常肯定就是被告所為
等語(偵查卷第7 、10及第16頁)。證人即告訴人復在本院
審理時具結證稱:照片中下面有放面紙盒的是系爭車輛,一
直停放在該無巷尾的固定位置,巷子那塊地其實是我們大樓
的公設,那巷子可以停放4 部車子,被告有2 台車,沒有很
多人經過,我在那邊住十幾年了,被告的車子就停在巷子後
面,被告家是在無尾巷的最後一棟,進去巷子的人,一定要
從巷子原路出來,我以前舊車停那邊都沒有事情,新車一來
就被劃,颱風的97年9 月13日晚上,我設的攝影機(指監視
錄影器)被打壞,我調影片看,我的車輪胎2 個都被打破,
而偵查卷第13頁照片(即翻拍監視器畫面編號1 、2) 中這
個人,因為臉形、頭髮、衣著都很清楚,就是乙○○即被告
,偵查卷第14頁照片中這個人,我沒有看到臉,但用攝影機
的慢動作在電腦裡與第13頁照片比對抬手、抬腳,頻率都一
樣,我覺得就是被告,有去找過被告,但是被告否認,我知
道被告是鄰居,但不知道他姓陳,是警察查出來等語(見本
院卷(一)第19頁正、反面、本院卷(二)第16頁反面)綦詳,審之
告訴人與被告為鄰居關係,之前並無任何糾紛或爭吵過,告
訴人當無干冒刑事責任而故意設詞誣陷被告之虞。

(四)再者,被告亦在警詢及本院審理時供述平日工作是在家代工
成衣、裁剪跟燙衣服,被告顯有不費吹灰之力即可以隨手取
得金屬尖鑽之機會,被告並供稱:告訴人所有之該車長期占
在出入的巷口,車輛如開走,就牽一部機車占住車位不讓任
何人停車,伊本人高度打不到監視器等語(偵查卷第6 頁、
本院卷(一)第21頁反面),顯然,被告係因告訴人長期佔用巷
口之路邊車位,心生不滿,而產生如告訴人所述以雨傘拍打
監視器鏡頭角度之事,並持金屬金鑽刺破告訴人車輪之動機
,應堪認定。

(五)又被告雖供陳巷子裡常常有無業遊民出沒、有人去吸毒、吸
強力膠,鄰居的人也有可能穿這樣的短褲出來云云,惟該巷
經員警實地查訪,表示目前有5 戶住家,平日只有該5 戶人
口出入,治安狀況良好,此有臺北市政府警察局萬華分局98
年3 月11日北市警萬分刑字第09830128800 號函文及所附照
片6 張在卷足憑(本院卷(二)第6 至9 頁)。若果真如被告所
述,住處附近治安堪虞,為何並無向警方報案處理遊民遊蕩
、有人吸毒、吸強力膠之紀錄可查。而案發當時係颱風天之
深夜,一般人顧慮己身安全,除非有特殊理由,鮮少單獨一
人行走巷內,故被告上揭所辯,顯令人竇疑,告訴人具結證
稱停車地方是無尾巷,沒有很多人經過,而肯定刺破車輪之
人係被告所為等語,較為可信,被告上揭所辯,應屬事後卸
責之詞,不足為採。
(六)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被告犯行洵堪認定,應依法論罪
科刑。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54 條之毀損罪。又按接續犯,係
指該項犯罪,係由行為人以單一行為接續進行,縱令在犯罪
完畢以前,其各個舉動已與該罪之構成要件相符,但在行為
人主觀上,各個舉動不過為其犯罪行為之一部分,且該數舉
動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各
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
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
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始論為包括
一罪之接續犯(最高法院86年臺上字第3295號判例可供參照
),是被告損壞告訴人之上揭車輛之右前輪胎及右後輪胎之
所為,其主觀上,各個舉動不過為其犯罪行為之一部分,且
該數舉動於同時同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各行為之獨立
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
行分開,為包括一罪之接續犯,僅論以一罪。
爰審酌被告無
前科,素行良好,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生活狀況、
智識程度為國小畢業、告訴人所受財物損失之價值,及被告
犯罪後矢口否認犯行,飾詞狡辯,犯罪後態度不佳,並斟酌
公訴人具體求處拘役50日等一切情狀,而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及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示懲儆。至被告用以損
壞前開車輛輪胎之金屬尖鑽,雖係供被告犯罪所用之物,惟
既未扣案,非屬違禁物,亦無積極證據證明為被告所有之物
,依法無從宣告沒收,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84 條之1 、第299 條第1 項前段
,刑法第354 條、第41條第1 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 ,
判決如主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